陆柏茗:中国传统香学

Posted by 陆柏茗 on September 18, 2018

aHR0cDovL2ltZzQuaW1ndG4uYmRpbWcuY29tL2l0L3U9MzE5NjM0NjM0OSwzNDI1Njc3NjMmZm09MjYmZ3A9MC5qcGc=.jpg

陆柏茗

香学专家,传统香文化倡导者,沉香鉴定专家。江苏爱涛文化艺术中心香文化研究所所长,江苏省工艺美术馆馆员,(香港)中华古雅文化艺术交流中心主任,金陵香道馆馆长,香乘学堂总教师,北京大学特聘教授。

640.jpg

孔庆国

叶问徒孙、孔子第七十三代后裔。多闻书院国术专委会会长,江苏警官学院咏春社教官,江苏推广咏春的使者。

马勇:今天的安排,香学部分主要在2小时15分钟左右,结束之后大家休息5至10分钟,然后请咏春老师给大家介绍咏春。他是叶问的再传弟子,叶问传台湾卢文锦,卢文锦传南京孔庆国,他是正宗收了拜师帖的关门弟子,是徒孙,再传弟子。当初结识游思学社是想让我给大家讲讲心理学,但是我想你们每到一个城市好的心理学老师一定会有,好的心理学大师也一定会有,但是好的香学大师和咏春大师你们不是每个城市都能遇到,所以这一站就以香学和咏春为主,下一次如果你们再到南京来,我欠你们一堂心理学的课,再去跟大家交流好不好?今天的时间全部留给陆老师和孔师傅。两位老师来给大家认识一下。大家看到啊,有思想的男人都穿黑色不约而同,有学问的男人都留大胡子也不约而同,所以相比较两位大师而言,我可能只是有一点点思想,学问还没有他们深。两位请。我就把时间和空间交给两位老师了。

朱诗韵:两位老师好,现在有请我们同学为两位同学简单介绍一下我们游思学社。

张余芳:两位老师好,我们非常开心非常感谢两位老师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给我们分享,我们是游思学社南京游学的成员,来自全国各个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大学不同专业,在南京相聚,一起聚在金陵,来探望、学习一些东西。我们之前对老师的了解不算太多,也是带着各自的疑问向老师学些东西。非常感谢老师。

陆老师:我就从什么是中国传统香学这个话题聊起,可能很多朋友都听说过化学、物理学、数学、生物学、医学,但好像从来没有人给我们谈到过香学,怎么来的这个词呢。中国传统香学什么时候蹦出来的呢。我们从一个故事开始吧。

很多年以前,我不知道该怎么向身边的朋友介绍我到底是教什么的,或者是在干嘛。教书,教什么书?因为经常遇到这样的问题,当我跟朋友们介绍说我是玩香的,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一种疑问:香?什么香?难道是佛前的供香吗?那如果是佛前的供香,那东西还需要研究吗?

在我身上发生过这样一个故事,很多年前我在南京参加一个活动,活动地点比较远我只好打车去,上车以后因为时间太长了,我就翻我的书,是一本台湾版的书,竖排的,而且上面有台湾拼音,可能同学们知道台湾的拼音跟大陆的拼音不一样,这种拼音非常像日文,我在车上没事就在副驾驶座翻这本台湾的书,这个出租车司机很自然地就问我在看什么书,但我心里很紧张,怕他误以为我在看一本日本的书。年轻的朋友都知道,二战时日本曾经在南京犯下滔天罪行,南京人对日本人不是特别友好,所以我想别以为我看一本日本书把我扔在路边不搭我,我就赶紧给他解释我看的是本台湾版的书,是关于香的。他问我是研究什么的,我说我是研究香的。这个出租车司机一秒都没停顿就说,香啊,就是封建迷信。我当时很郁闷,从哪看出来我是封建迷信呢。所以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因为这个阴影我就没跟别人介绍我到底是干嘛的。2007年以后,给了我一线希望。因为2007年以后日本香道与台湾香道通过海峡两岸的交流开始慢慢进入中国,这几年十几年在中国到处都在谈香道香道。我就回家以后很高兴地跟太太汇报,我终于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了,因为香道,我说我研究香道你说多高大上。我太太很不客气的给了我一个非常让我受打击的反映。她说算了吧,无论日本也好,台湾也好,人家研究香道的要么是小姑娘要么是小媳妇,长得漂漂亮亮的打扮的仙风道骨一般,你一糟老头研究什么香道,太不上相了。哎呦我确实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

慢慢慢慢地,我们开始觉得中式用香它的涵盖面非常之广,后来我们就开始努力地把它当一门学科去研究。所以差不多在10年前,我和我的朋友们包括一些同行们,都努力地想去创建一个从来没有过的学科。叫“中国传统香学”。它所研究的方向和内容主要是三大块。一大块呢,发香的物质。不管是人造的还是天然的,中国人我们给了它一个名字,叫香料。另外一大块呢,有香料我们总要让它发出美好的气味,那发出美好的气味就需要一定的条件与方式方法,所以第二个大的研究框就是发香的方式方法。第三块,有香味就需要有人,是感知。芳香的气味和人之间会有互动,那么研究的第三大块呢,就是香,香味,香料与人之间的互相作用。分成这三大块。所以我们近十年来一直在推动一个从来没有在中国历史上出现过的词—-中国传统香学。那么可能年轻的朋友会问,既然没有这个学科,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建这样一个科目,为什么要去推动它。其实说句心里话,我们之所以会建这样一个科目,按照一个学科去推动它是因为有着心中的痛,而这个痛我们回头再来解释。

中国人曾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善于使用香料来扮美我们生活的民族,但是为什么到了今天为止,今天在坐的诸位朋友们可能更了解的是欧美的香水、南亚的香薰精油,对于中国人本民族用香习俗的认知可能了解的非常的少。今天既然大家有机会坐到这,我们就按照中国历史发展的旅程,咱们走一遍。看看中国人是如何在历史上使用香料,用香料在我们生活中间去美化,如何为我们的生活添砖加瓦添姿彩的。

十万年以前,当我们这块古老的土地上第一次有了现代智人,我们开始以人类的思维来观察这个世界时,中国人,中国遥远的古人们,开始对这个世界进行分类,我们以人类特有的抽象思维来进行分类,我们忽然发现,这个世界上有一些植物让我们闻起来非常的愉悦,而还有一些植物气味并不让我们快乐。于是乎,我们把那些无论是燃烧,还是自然散发出香味—-让我们愉悦的气味统统称之为香料,把他们散发出的味道称之为香、香味。那么这些能够给我们带来愉悦气味的材料,我们在生活中怎么运用他们呢。聪明的中国人最早想到的是它可以改善我们生活环境中的气味。古代的人类,无论是穴居还是部落群居,往往都是以火为中心。我们在火焰周围,吃在旁边,睡在旁边,甚至排泄都在火的旁边。这在东非,甚至包括我们中国西南的一些少数部族,还能发现这样的生活习俗。比如彝族、白族,依然是依火堂而居的生活方式。但是如果我们吃在火旁边,睡在火旁边,甚至排泄都在火的旁边的话,我们生活的气味就会非常糟糕,而且易滋生蚊蝇。所以古代的中国人很早就开始用植物投放在火中,让它散发出气味,驱味同时来驱虫。那么演变到今天为止,还在我们的生活中产生着深远的影响,比如说我们现在用的蚊香,就是我们古代用香料驱虫的现代版;比如说我们现在还会在生活中发现熏香,有的公共厕所里面会点一排香,上海人称之为卫生香,这也是生活熏香现代的一种遗存。所以生活的起源是香料起源的第一大类,而这一大类衍生出了我们的生活用香。

除此之外,古代的人不会像现代人有很深的理解,他们可能无法理解为什么天上会有云,为什么会刮风闪电等等,所以我们会为自己创造一些超越自然力量的神。而作为中国人来讲,我们又把神分为两类。好的神我们认为它住在天上。不相信?我们举两个例子来说明好的神住在天上。第一,当你受了委屈你要打官司的时候,中国人绝对不会说“我要找律师”,中国人会说“苍天啊给我一个青天大老爷吧帮我主持公道”。第二,如果两个中国人走在路上玩手机撞在了一起,中国人第一反应是“哦天呐怎么撞一起了”,如果是老外撞在一起会说“Oh my god”。所以从我们的文化的最初起源,我们认为好的神仙,能够帮我们解决痛苦与灾难的神仙都是住在天上的。但是怎么样把生活在人间的思想、期望,期望得到祝福和拯救的想法送到天上呢?拿梯子爬吗?显然够不着。放个风筝?还是太矮。聪明的中国人认为烟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狼烟直上三千尺”而且可以化在云端。所以中国人开始烧些东西,让它发出浓浓的烟飘到天上,化在云端,把我们的祈福带到天上,交给那些好神仙,希望那些好神仙来保佑我们。

慢慢地,我们不但对自然有了崇拜,我们过渡到了祖先崇拜,我们开始崇拜那些逝去的先人,就是我们到今天还在沿用的祭祖。但是祖先去了哪里呢?天上吗?不一定。中国人设想,亡故的先人去了一个看不见摸不着但又能被我们感知的世界,我们现在称它为阴间,也叫冥界。那么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地方在哪?我们怎么跟祖先沟通呢?中国人又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东西叫气味。芳香的东西同样是看不见摸不着但又能被人所感知的,所以我们用气味沟通我们的祖先。这样当我们把与上苍的沟通和与先祖的沟通合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把明火、烟、香味合在了一起,诞生了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柴祭和料祭。柴祭有点像我们的歌舞晚会,捡一堆木材把它搭成椎状,用明火燃烧,然后在上面投五谷、五畜和一些香料,让它们发出浓浓的烟上达天庭散发出浓重的香味来达到地府和冥界,这就是著名的柴祭。可能有年轻的朋友会说柴祭不是已经绝种了吗,好像我们看不见了。是的,柴祭的行为是绝种了,但是柴祭的“子孙”和简化版你们人人都熟悉,因为它简化到了什么程度呢,就是我们清明时在祖先牌位前上的那柱清香。明火,发烟,发出气味。这就诞生了中国最早的祭祀用香。你看,我们光讲到原始社会就出现了原始祭祀和生活起源,诞生了生活用香和祭祀用香。所以,年轻的朋友们下一次,今年春节或者明年春节我们跟自己家人祭拜先人的时候你就知道我们为什么要燃香了,这是中国人特有的一种方式,以这种方式来沟通我们和祖先,和上苍。

历史发展慢慢进入到了一个奴隶社会,朋友们可能很熟悉,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孔子、韩非、商鞅、屈原,当我们步入先秦时我们来看一看,我们刚才讲到的屈原他曾经写过《离骚》,《离骚》中有这样的一句“纫秋兰以为佩”我最早读到这句话感到非常的不理解,因为古文不太好懂,另外一方面是因为我实在理解不了什么是“纫秋兰以为佩”。我给大家解释一下什么叫秋兰,它不是我们所说的兰花,它是中国人传统的一种芳香植物叫泽兰,它的长相有点像大的蒿草,很高,中国人最早把它称之为兰。我们现在说的兰以前被称之为蕙。我当时看到时想屈原是个很帅的帅哥而且是个官二代、官三代,这样一个帅哥把一堆杂草缝在腰间,这是不是跟在腰间别了一把扫帚一样,这多难看。到后来我才真正理解它,就是把秋兰这种植物切碎以后用一个布兜着,然后把这个布缝纫,把它缝成一个小布包,然后像佩戴玉佩一样挂在自己的腰间。这就是香囊。也就是说在2200年前中国大陆上我们就已经开始用香囊来美化身体的气味,甚至在《礼记》中有“皆佩容臭”,“容臭”也是香囊的一种别称。就已经开始以礼的方式规定每一个人应该如何佩戴香囊,把它作为我们中国人的礼仪把它进行说明。我们的生活用香中有了身体熏香。欧洲出现身体熏香的时间要算到1400年左右,也就是距今最多不超过600年。而我们中国人的身体熏香有2300年左右,非常了不起。

先秦之后是每一个中国人都非常扬眉吐气的时代,因为我们建立了一个巨大的帝国—-汉。我们看一下当时汉的版图,跟我们目前的地图不太一样。为什么我们要讲这个呢?因为我们华夏文明发源地原来在2000多年前我们只有这一块,而这一块就是我们说的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之间,这块区域恰恰是温带和亚热带的交界处,植被并不是很丰富。所以中国人最早的时候用的香料一般只有松、柏、芷兰、艾草、菖蒲等等,并不是很多,可能也就20来种。但是这么大一个民族,这么有创造力的一个民族,怎么能只有二三十种香料呢?这显然是不够我们用的。因此我们就想办法可能有更多的地方来供给我们香料。一方面我们在汉代初期的时候,我们把中国的版图一直拓展到了现在的海南岛,我们在那里建立了郡。这个地方是热带地区,就是我们说的现在的海南省、广东、广西、福建南部、台湾等等地区,那个地方可是盛产香料的地方。当我们有了这些香料自产区,我们就可以在国内贸易中把产于这些地区的香料送到中原王廷,历史上称之为南香北上。这条路大家应该非常熟悉,但是很多朋友可能不太清楚,中国人讲它是丝绸之路,因为我们很自豪,我们发明了当时世界上最牛的黑科技:丝绸。我们发现了一种小虫子,我们喂那种小虫子吃一种树叶,然后它突吐出丝以后我们把这丝纺成线,再织成布,而且它还很耐用,又轻。这个可了不起。2000年以前,全世界其他民族只能用毛织品或棉麻织品来织布。毛,羊毛,韧劲很好但是很重,而棉麻织品虽然轻,但是不耐拉。所以中国人发明了当时世界上最好的纺织品—-丝绸,以至于大量的老外想来中国做生意,买丝绸,再贩回自己的国家。我们中国人靠这一项赚了老外2000年的银子,贸易顺差2000年。但是对老外来说这就是一条送钱之路,太不划算了。老外也很聪明,他要到中国来挣银子,省得老给中国人送银子。那么来了卖给中国人什么呢?香料。所以在老外的心目中这条路也叫香料之路。你们听没听过这样一种香料,叫胡椒。为什么叫胡椒?因为是胡人带来的。汉代丝绸之路引进中国。只有一种吗?当然不止。我们再说一种大家可能更熟悉的香料,麻油,小磨香油,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做的吗?芝麻。你们知道它的母体植物是什么?叫胡麻。也是胡人带来的。还有一样东西,你们大家可能都接触过。有没有人会唱那首歌叫《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茉莉汉初从这条路而来,从伊朗过来的。中国福州,是中国的茉莉之乡。远不止这些,中国人香料的50%都是从这条路上过来的。

我们把很多香料引进来之后种植在中国,有了这么多香料,中国人当然很高兴。玩香水平突飞猛进。让我们看看突飞猛进到什么程度,中国人有了历史上第一款铭炉—-博山炉。它的下体像一个大酒杯子,这个在中国的历史上它属于青铜器礼器的一种,它有特殊的名字叫豆。这个容器原来是放在神坛前面用来盛肉汤和肉泥的,用来祭祀。这个豆器上面有个盖,这个盖子很有意思,怎么用呢这个东西。它的炉体是空的,我们在里面放入碳,然后撒上箔灰,再在碳和箔灰上放上香料,让碳把这些香料燃着,芳香的气味和烟就会从炉的镂空处慢慢出来,最奇妙的是当这些烟和香味从镂空处出来以后,它不会像光一样四散,而是慢慢上升以后在炉顶形成一个气旋,这样子飞掉。当它盘旋的时候有意思的事情出现了,刻在炉顶上的飞禽走兽云纹甚至是人物都像是生活在云雾之中的仙山一样活灵活现。中国人在2000年前就开始把嗅觉盛宴和视觉盛宴融为一体,产生了中国炉具发展史上的第一款铭炉,博山炉。中国最有名的一支现存于陕西省博物院,这只炉子的全称是铜·鎏金·竹节高杆博山炉。为什么这个炉子有名呢?因为这个炉子在这有一排铭文,在炉底还有一排铭文,两排铭文标明了这只炉子曾经放置的地方以及它的使用者。放在哪儿了呢?这只炉子曾经放在未央宫,曾经是卫子夫用过的,大将军卫青的姐姐,汉武帝刘彻的第二任皇后,卫子夫。

后来我们有了各种各样的关于博山炉造型的演变,博山炉的造型一直影响到了今天很多炉具的设计,同时我们也开始广泛利用香料在我们的空间中进行熏香,生活熏香得到了再次发展。不仅如此,在汉代另外一件事情让我们激动非凡,因为在汉代,伟大的佛教不远千里来到中国,不但带给我们佛教的思想,佛教的认知观,同时也带给我们佛教的用香体系,从那时起,佛教的用香体系和中国道教的用香体系,和一些原始的,我们本土的用香体系发生了融合和互相交汇。一直到今天为止成为我们宗教用香的主体,前面讲我们有了祭祀用香,现在我们有了宗教用香。

再往后,中国人越来越多的开始研究和发展香料。汉代时有个人叫杨孚,写了一本书叫《南裔异物志》,杨孚是岭南的一个帅哥,一个才子,这本书距今应该有1900年,但很可惜世界不认,为什么呢,中国人书太多了,我们居然把这本书搞丢了,只有后人的转载证明这本书存在的,所以世界很长一段时间不认这本书,只有国内认。后来我们自己嫌烦了,我们书多,你们既然不认,那你们认这本书吧。有一个人叫嵇含,在西晋他写了一本书叫《南方草木状》,名字都跟《南裔异物志》相似,这本书老外认,因为这本书没丢,这本书距今1700年是中国人第一本植物学专著,这是非常了不起的,1700年前我们就开始写植物学专著。顺便说一下,嵇含这个人在历史上不是很有名,但他叔叔的爹很有名,嵇康,竹林七贤的领袖。他跟嵇康一样不愿意做官。其实在两晋时期特别是西晋早期不愿意当官的人很多,因为很多可以当官的人都认为西晋的皇族是篡位夺来的,所以很多人闲赋在家,闲赋在家也没事可干,因此两晋期间有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就是大家聚在一起找找事干,老广议朝政不行,那要被抓起来甚至杀头,所以中国人在那时候发明了玩,就是中国式party,我们叫聚会。那时候聚会的名义很多,有以酒的名义聚会的,诗、音乐、舞蹈、绘画,以至于那时候玩的太多了,玩的时候出现了很多奇才。其中一个年轻人在一个酒party上喝多了,随性写了一首小日记,留到了今天,我们称之为国宝,因为那个人是王羲之,他写的是《兰亭集序》。但是这种两晋文风却带来了中国香学上另外的一个创举,就是我们后来出现的文化用香和礼仪用香。怎么证明它呢?我们来看一幅画,这幅画在中国历史上很有名,也被称为国宝,这幅画叫《松下听琴图》,画这幅画的人不比王羲之名气小,因为他作为艺术家天下第一,写的一手好字,后人称之为瘦金体,画得一手非常好的工笔,但是当皇帝天下倒数第一,因为他把天下玩丢了,那个人叫赵佶。抚琴之人旁边放的这个看着像个小花架的,是专门用于放香的,虽然这幅图反映的是宋代的,但是反映的以香助兴,抚琴聚会的这种方式,从两晋时期开始,我们还给了它一个统称,叫两晋文风。所以除了前面说的祭祀用香、生活用香、宗教用香我们又有了两大类香,一类是文化用香,一类是礼仪用香。文化用香和礼仪用香之间,我们到今天还会出现,有人要抚琴的时候点支香,绘画之前点支香,甚至沐浴更衣点支香。为何而来呢?实际上面说明了他对这件事情非常尊重,尊重到什么程度呢,尊重到他要点香祭告天地,天地人三合,昭告祖先,昭告天地,我要开始做事了。而这种行为一直延续到今天。

两晋之后,我们中国出现了分割的局面,北边半截打的乱七八糟的,我们称之为北,南边偏安一隅,南京六朝古都其中四朝都在这个时期,宋齐梁陈。虽然是一段乱史,但是在中国香学发展史上却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因为在宋齐梁陈中间我们出现了以为特别有意思的皇帝,那个皇帝叫梁武帝肖衍,此人十分痴迷于佛教,痴迷到什么程度呢,此人曾两次舍身入佛院,就是他把自己给捐了,大臣们急了,就跪在门前求,肖衍要大臣把他给赎出去,大臣不知如何赎出皇帝九五之尊,皇帝要求开国库赎身,大臣们就只好拿国库的银子赎回皇帝。他这么做是为什么呢?是因为他要给寺庙募捐,以这种方式帮寺庙化缘。因为他对佛教的这种痴迷,造就了当时南京的佛都胜景。大家都读过一首诗吧“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这首诗这一段的描写就是当时南京作为佛都的一种盛况,可能还不止480个寺庙,非常之多。

肖衍不单单弘扬佛法,还做了一件伟大的事情,就是他开始为中国的汉传佛教立规矩。他要把很多规则统一,制定一个统一的规则。从汉开始佛教进入中国一直到南北朝时期很多来中国的僧侣都是游方而来,一个人来的,来了以后就带来他们那一派的思想,而不同的流派规矩不一样。比如说有的和尚说我们印度来的那一派是吃肉的,有的和尚说我们是不吃肉的,还有的和尚说我们无所谓吃不吃肉但我们不吃牛肉,类似这种规则很乱,因为不同来的人不一样。有的人会问难道不是佛教考察团来吗,那么多大和尚难道还一个人拄着拐棍来?是的。到南京来最著名的一个见梁武帝的和尚真的是拄着拐棍一个人来的,聊了一会发现俩人思想不太一样,和尚又拄着拐棍跨过长江往中原地区去,途中需要找地方休息,发现一片山林,山林里有小庙,就在小庙住下了,那个山叫少室山,那个庙叫少林寺,那个拄着拐棍来的和尚叫达摩,中国禅宗的始祖。不止达摩祖师,南北朝之前有很多僧侣都是一个人苦行到中原传法。所以规则的不同,所以中国佛教的发展进入了争论期,梁武帝开始统一汉传佛教的规则,这个规则包括汉传佛教的立法,同时也包括中国汉传佛教用香的规制,中国的宗教用香在梁武时期形成了完整的体系,包括法会上应该如何用香,佛前应敬几支香等等规矩慢慢规矩起来。肖衍对中国佛教用香起到了整理、归纳、总结的作用。

梁武之后迎来了中国人另外一个心潮澎湃的时代,唐。大唐的经济极其发达,军力极其强盛,所以中国成了当时世界上最著名的富人国。大量的胡人来中国做生意就是为了买我们的丝绸,据当时不完全统计,当时长驻长安与中国人做生意的胡人多达1万人以上。这个比例按当时的长安人口比例来算,可以跟纽约比,也可以说是世界贸易中心。我们还有证据可以证明,唐代遗留到今天的文化遗产有一个著名的艺术雕塑形式叫唐三彩。唐三彩的造型,马见过吧,骆驼见过吧,胡俑见过吧,除此之外你们还见过其他的造型吗?好像没有吧。为什么唐三彩就造了马骆驼胡俑呢,因为满大街都跑的马,满大街都是胡人,说明当时有多少胡人吧。唐带给中国人大量的香料,老外带着大量香料来挣中国人钱,中国人不傻,于是中国人在唐代启动了一项从娘胎里带来的绝技,杀价。跑到胡人面前说你带来了卤香,成色一般般,你卖八钱银子,旁边那家卖七钱五我都没买,你七钱,七钱我就买。这就导致在唐代因为大量的香料供应,所以香料价格陡降,中国人又有钱。如果说在汉初,那些名贵的香料才刚刚涌入中国,价格高昂,供应稀有,只能供皇宫显贵们使用。那么到唐代,一些官宦之家开始使用。唐代有各种各样流传下来的关于香的诗句,说明唐代香的普及程度极高。但是唐代还有一件事情影响着中国人的用香,什么事呢?炉具。因为在唐,中国人用的炉具之前看到的,博山炉,铜造的,除了铜造的,在唐代还有银制的,金制的,法门寺就出土了银制的香球。但是无论金银铜,都是造钱的,很贵。那中国人陷入一种困境:香我买得起,但是炉具用的肉疼。所以用香的普及度在香具这卡住了。

但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进入宋的时候,最后这用香的门槛被一下子打破了。因为中国人发明了赚老外银子的第二项黑科技:陶瓷。中国人太会赚钱了而且太贪心,我们觉得养一只小虫子让它吐丝,成本还是太高了,要发明更低成本的东西去赚老外的钱。土的成本更低,和点水,捏一捏往炉子里一放,烧完以后拿出来,晶莹如玉—-瓷器。我们凭瓷器赚了老外1500年银子。五大名窑的出现,精美瓷器的出现,中国人用香具的最后一个门槛轰然倒塌。瓷制香具价廉物美,同时还好看。以至于宋大量的用香,爆炸式增长。我们有了专门的人来研究香料是怎么应用的,1100多年以前,有两人,一个叫陈敬一个叫洪刍,写了两本书,一个叫《陈氏香谱》一个叫《洪氏香谱》,这些书写来干嘛呢,是中国人要把多种香料混合在一起然后创造一种新的香味,这个方法到600年以后才在欧洲开始用不同香料的萃取物混合在一起,形成液态稀释了以后成为香水。中国人在1100年前就开始做固态香水,我们中国的香水—-和香。不单单如此,各种香料的供应蓬勃发展。

我们再来看一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古画,一个国宝—-《清明上河图》。北宋张择端。细心的朋友可能看到这有个红圈,我们把它放大来看,它居然是个匾,上面写着“刘家上色沉檀拣(揀)香铺”,一个专门卖沉香、檀香、拣香的专卖店。而且我们看它的位置,居然在一个十字路口,旺铺啊,房租最贵,生意不好早倒闭了。而且张择端在画《清明上河图》时选择的业态是当时的常备业态,可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业态,而是当时在东京汴梁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业态。因此证明什么呢,香店是当时的常备业态,而且我们的香店不止在宋代开,我们一直到清代,甚至到民国,专门卖香料的店都有。清代我们最著名的一部小说《红楼梦》就有关于香店的记载。宋代香的普及度之高保证了所有人都能随处买到香料。

宋之后我们迎来了一个非常传奇的时代—-明。明有非常多关于中国用香的故事,我们只讲其中几个。大家都知道有一个人叫郑和,他七下西洋我们有了海上丝绸之路,我们来看看他走的路线。他从中国的东南端开始,走台湾海峡出来,走海南岛中间的琼州海峡穿过,然后走现在的南中国海,旁边是越南、菲律宾和马来西亚东部、文莱,在这个里面打了一个圈,经过泰国湾,旁边柬埔寨、泰国,然后继续往南,从新加坡南端马六甲海峡穿过去,这是印度尼西亚,横穿进入到印度洋,从印度洋顺着海岸线一直往北,经过缅甸印度,从印度和斯里兰卡中间横穿,最后到达非洲东海岸,这个地方现在也很有名,索马里。长长的这条线把整个亚洲地区所有产香国几乎无一例外连在了一起。中国人带下去的是丝绸、陶瓷,以及辉煌的文明,带回来的,影响今天为止的两大类东西。第一大类:红木。比如说产于印度的小叶紫檀,老挝的大红酸枝。第二大类:香料。不止明代我们开始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供应香料,这条路从明代开始一直到中国近代,甚至到今天为止还是中国人输入海外香料的主要来源。不单单是海上这条路供应香料,这些香料造福了周边所有港口。其中有一个地方原来是个小渔村,后来因为香料不断地在这个地方临时作为一个中转,经常要把香料放在这补充一些淡水和食物,以至于后来这个小渔村变成了一个港口,这个港口又以中转香料为主,这个港口变得芳香四溢,与其他港口不一样,我们今天给了它一个名字,叫香港。这就是香港名字的来源,它是一个香料之港,芳香之港。

大量香料涌入中国以后我们对香料有了进一步认识,明末清初中国香学发展史祖师级的人物出现了,周嘉胄,他写了一本书《香乘》。中国香学的最高典籍出现了。还有一个对中国香学做出巨大贡献的人,这个人叫李时珍,他写了一本书叫《本草纲目》。他把明代为止所有中国人接触的香料的医用价值和药用价值全部写入了《本草纲目》,奠定了中国香学发展史上中医药用香和养生用香的医理和药理。到这个时候我们数一数的话就会发现我们的生活中居然有了中药用香、祭祀用香、生活用香、宗教用香、养生用香、文化用香、礼仪用香。包括后来还出现的玄学用香和工艺美术用香,中国人的用香十大美,形成了一个非常庞杂巨大无比的类别。中国人的用香有了十个大类别后发展的方向更多,包括明中期我们还有了宣德炉,以至于后来我们到清代的时候,有一个皇帝觉得自己的功劳应该体现的比别的皇帝功劳都大,要超过前人。明代有个人叫永乐,编了一本书叫《永乐大典》,这个皇帝一定要超过他。“来来那个叫纪晓岚的,我给你个任务,你编本书要超过《永乐大典》”。那个皇帝叫乾隆,他下令编了本叫《四库全书》。我们前面提到的《香乘》和陈敬的《香谱》同时入选《四库全书》子部,成为中国香学历史上最高典范。清代中期还出现了景泰蓝。

本来我们指望事情会向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可以在清代迎来中国香学的第五次高峰期,但是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因为我们迎来的却是一场噩梦,中国香学史上最长的一段黑暗期,长达160余年。我们从1840年算起,中国人打了鸦片战争、甲午战争,全输了,所有人都可以咬我们一口,以至于一个强国成了别人的盘中餐。到最后实在忍受不了的时候,一个日本的书生忍受不了了,我要驱除鞑虏,带着所有的不堪屈辱起来抗争,那个人叫孙文,我们开始了辛亥革命,开始推翻清王朝。清帝退位以后,胜利果实被袁世凯抢去,当总统不过瘾,83天以后开始复辟,然后又开始全国大乱,我们开始二次护国运动,袁世凯是被打倒了,但打出一个天下纷争,军阀割据。中国陷入了军阀割据的混战时期。一直到孙文先生去世,他的学生蒋介石联合了一个小兄弟叫共产党,打起了北伐。终于迎来了一个可以和平的日子,种种军阀大家共和了。但是1927年,蒋介石突然觉得自己身边这个小朋友叫共产党的对自己很危险,要清党。1927年国共开始发生内战,一直打到中国当代史的五四反围剿和长征,国民党把共产党打倒了陕北,差最后一口气就能把中国共产党掐死在摇篮里的时候,我们东边的一个邻居日本,突然跑到咱们家里抢东西。我们开始大半片国土沦丧,包括南京有30万同胞死于非难。中国在二战反法西斯战争中阵亡的人数数以千万计。到1945年反法西斯战争结束时整个中国一片狼藉,然而战争并没有离我们而去。因为1945年国共两党继续打,一直打到49年建国。是不是建了国我们就太平了?还没有。1950年我们被逼无奈援兵朝鲜,一直打到1953年。这几年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的新中国发出了非常强大的声音,在一五计划中间我们不单单把一个濒临完全解体的中国给救了回来,还在朝鲜出人意料的把当时最强大的美国打到缅甸,以至于年轻的中国共产党完全忘记了其实路还很长,所以58年我们头脑发热搞大跃进,迎来的是三年自然灾害,这期间饿死的中国人又一次数以千万计。但是灾难还没有离开中国,我们又开始反右,一直到1966年我们开始文革,一直到1976年结束10年浩劫。中国人的噩梦才算是停了一停。到1980年我们还在争论我们的路该往哪走,这是出现了一个老人他说别吵了,白猫黑猫,逮着老鼠的就是好猫,中国人现在先解决温饱问题吧。1980年这个老人开始带着中国人忙温饱问题。我们用了30年才成了现在你们看到的中国。

但是这段历史,如果从1840年算起,中国有太多的人,太多的文明,太多的文化的枝,在这160多年的时间里被摧残,甚至被我们自己摧残,被我们所遗忘。中国曾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善于使用香料的国家,但是到今天为止,是什么让我们忘记了中国人曾经是这个世界上最香的人呢?是这100多年。我曾经给我的学生们讲,如果我们把中国整个传统的香文化,整个传统香学看作是一座建了2000多年的伟大殿堂的话,我们在近160年内,风雨的不断的摧残,使我们这座大殿摇摇欲坠,最后十几年时间是我们自己把这个殿连根刨了。以至于到今天为止,我们都不知道我们曾经有这么多用香的方式和方法,所以我们根本难以去想象,我们居然是世界四大用香流派,东亚用香流派的创始和鼻祖,甚至是辉煌的缔造者。而我们只记得欧美流派的香水,南亚流派的香薰精油。但这不怪大家,因为从历史的角度来看的话,中国的四次香文化高峰期,两汉、唐、宋、明,无一不是政治稳定,文化昌盛,国家富强这样一个时期。我曾经跟我的学生说过,中国人如果50年不打仗不内战我们可以成为亚洲第一,100年不打仗不内乱我们可以成为世界第一,但是年轻的朋友们我说错了,因为我们只用了35年的时间不打仗不内乱我们就已经成为亚洲第一了。所以我非常相信我们不用100年不打仗不内乱,我们真的能成为世界第一。中国3000多年有历史记载的文化历程告诉我们中国人真的能在我们不打仗不内乱的时候创造奇迹。虽然中式用香的历史已经离我们看似很远,但是我们并不担心,因为我们的文明永远埋在我们的血脉里,就像年轻的朋友们今天你们愿意坐在这听一个老头说一个小时中国的香文化一样,未来中国用香的方式不是因为我而从复苏走向复兴,而是因为你们,是因为你们每一个人都从骨子里喜欢我们本民族自己的文明,本民族的特色。

我们喝时间再长的咖啡,依然会有一天端起茶杯;我们用再长时间的香水,依然会有一天怀念曾经挂在屈原身上的香囊。所以感谢你们在座的诸位今天能够在这听我们聊一个多小时的中国式用香,我相信我们用不了100年,我们可能再需要30年左右,会在你们手上,重建汉唐宋明时期中国的魅力,香文化的高峰期。感谢你们在座的诸位,谢谢。

现在我们休息一会,起来活动活动,我们有两种玩香的方式,待会呢你们自己做个选择。你们面前放的是中国人曾经用香的方式,叫香篆。不知道你们想体会一下香篆的用法还是希望去手工制香,这两种用的手工用具不一样,都要耗时一个小时左右。给你们十几分钟的时间休息一下达成一个共识,你们下面二选一中间是想玩香篆还是想自己手工制香,选择权交给你们。

最后大家选择了手工制香,愉快的开始了自己的制香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