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笑薇:教育深处的省思

Posted by 郑笑薇 on September 28, 2018

1.jpg

郑笑薇

邵阳学院16级本科英语系翻译班

纽曼说:“大学教育是通过一种伟大而平凡的手段去实现一个伟大而平凡的目的,旨在提高社会的益智风尚,修养大众身心,提炼民族品味,为公众的热情提供真正的原则,为公众的渴望提供固定的目标,充实并约束时代的思潮,旨在便利政治权利的运用和进化私人生活中的种种交往”。近现代意义上,大学教育被塑造成了人类精神的家园,在这里大学不仅寄托着知识分子的乌托邦理想,而且也连接着此岸世界的智慧之路。大学教育是为培养“全人”并服务社会而存在的,从中学到大学是一种质性的跨越,是一个人身体的成长和智力得以充分发展的过程。大学教育应做到“尽性教育”,即将个人的天赋良能,发挥到极致。因此,充分发挥个人才能,形成独立的人格,致力于追求知识与真理,寻求灵魂的完整性等等才是大学的应有之义。是故,从历史到当下应不断检视大学的经历的历程,继而才能展望未来的出路。

2.jpg

历史的启思——大学的起源

晚清时期,英国霍布斯、边沁等人的功利主义思潮流入中国,将人性解释为对利益的欲望和对生命自我保存的本能追求,但是其落着点在于追求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后来物质主义的狂潮席卷中国与功利主义“不谋而合”,致使传统的儒家人生价值观遭到猛烈冲击,利己主义日益猖獗,这种思潮在近代彰显后得以延续至今,这其中也契合了本民族所深谙其道的实用原则。为此,从近代我国初办的现代性意义上的大学开始便是为培养实用性人才而建,倡导“师夷长技以制夷”,着力于培养洋务人才,仅仅在于兴一国之器,对思想的开化启蒙是直到教会大学的创办。

3.jpg

回想民国时期的教育,各种国立、私立、教会大学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大批爱国青年在乱世中发奋图强为的便是振兴中华。五四时期一个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浪漫年代,知识分子们虽然屡经挫折却仍坚守公理,坚守那个时代的“灵魂”即世界大同,天下为公的理想。他们“立德立言,无问西东”,以博大宽广的胸怀,心系家国天下,不以一国一族的利益为沟壑。他们追求“世界主义的国家”,以普世性的全球价值为依归,投报国家民族的崛起,极具世界主义理想的爱国主义。近代中国的教会学校也为大学的建设提供了很好的借鉴,例如圣约翰大学和燕京大学、震旦大学等等,一开自由、开明学术之先锋。以燕京大学为例,它的创办人司徒雷登校长写下了“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的校训,在这样的精神引领下,燕京大学成为我国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性大学的旗帜,也是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奇迹,它给中国培养了大量的优秀人才,至今未能超越。

4.jpg

而1952年的院系调整使很多优秀的私立或教会大学成为牺牲品,因为其特殊“成分”或“宗教背景”都走向了被合并或者消亡的命运,让人扼腕长叹。又诚如抗战时期的西南联大,莘莘学子们在炮火的炮制下仍能坚定不移,怀着一腔爱国情怀奋发向上,为的是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同时师生之间关系亲密,学生敢于向老师提出质疑,提出自己独特的见解,老师也能谦虚接受。教员志同道合、彼此尊敬,学校高层融洽,行政机构精于高效。联大的精神基础便是精神独立,学生、教员享有最大限度的独立与自由,联大的目标是让学生尽可能接触广阔的知识世界,追求真理,培养学生养成公平、理智、自由、冷静、智慧的终生思维习惯。纵观近现代大学的养成和曾经昙花一现的名校,不得不让人反思,究竟是什么导致中国的大学走到现在的窘境?

心灵的禁锢——技术的教化

反观我国的中等教育,不是为了益智,遑论独立的人格,教科书式的填鸭教育顺应着应试的需要。或者也可以说是机械性的教育,像毛坦厂、衡水中学等“高考制造的工厂”就是在制造刷题的机器。一个人的一生尚且久远,可悲的是人生中的前18年都在一种灌输的官方价值里成长,真正的启智教育却被寄托在大学阶段。而当下的大学教育却又成为“功利主义”的摇篮,大部分人上大学都是为了找个好工作或者赤裸裸地挣钱,什么理想、情怀通通都是虚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大学出来的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继而,大学生为获得一定地位而学习,为文凭而学习,他们忙着各种各样的考证,过着工具理性的人生,设计一个阶段又一个阶段的具体实用目标。而由 “意底牢结(Ideology)” 所编织的各种网(学生会、党团组织等等),无疑不教人察言观色、圆滑处事、唯利可图。于此,大学常常堕落成了世俗社会的前阶段。而大学的填鸭式教学,既使得老师无法调动学生的积极性,老师们在讲台上“唱独角戏”,也惯养了学生怠于与老师的互动,学生无法做到独立思考,一味的被动接受,缺乏质疑精神,教育变得不再是一种致力于丰盈灵魂的活动。

5.jpg

谢泳教授曾经比喻说 “过去的教授是手工生产的,少,也就值钱,今日的教授是机器生产的,多,也就贬值了”。 如果说过去是精英式培养,那么今天的大众化教育只能算是批量化生产的产物。长久浸淫在规训化教育下的年轻一代,常常失去了思考和质疑的能力,总是难以辨别哪些思想属于有利于增进自身智能和思想的成长。正如鲁迅先生几十年前所提醒说的,“中国人向来就没有争到过“人”的价格,至多不过是奴隶,到现在还如此……总之是有一种规则,使他们可上奴隶的轨道,”以至于有些人一直“想当奴隶而不得”。在我身边总能觉察到这种不甚枚举的事例,想来既心酸又可笑。在我就读的一所地方二本院校,有一位担任日语课程的留日博士,他为了更好的开展他所既定的教学工作,充分调动学生的学习热情,将上课的模式调整为师生之间更充分的辩论或探讨,同时也将课程的学习留到了课下,因为课程的充分讨论势必需要课下做足功课,否则课堂讨论收效见微。然而这位老师的“新政”并没有得到同学们的执行或认可,长久养成的懒惰难以唤醒学生们积极学习的兴趣和动力,所以尴尬的是,课堂上几乎很少人提问,这样的模式一年下来,在有一半的送分题的情况下,期末考试还有一半学生不及格。于是,部分学生直接在课堂上怼老师,当面指责他教书无能,尤其是一些常常逃课从不复习的学生怒气高涨,他们还纷纷向辅导员、学校领导诉苦,倾诉老师教学无方,然而,行政领导们却在缺乏调查的情况下仅凭学生的一面之词直接命令教师整改。形成对比的则是另外一位中规中矩的老师,他按照书本知识,把教学内容嚼烂了然后一点点喂给学生,学生在没有预习的情况下也能差不多理解书本上的死知识,因此他们的期末成绩平均分高达80分。透过这件事,我们可以认识到,第一,老师缺乏应有的尊严和地位,教师不能以自己的教学方式去教导学生,一切以行政说了算,在不尊重老师和知识的大学里,不可能像民国时期那样人才辈出,只会制造唯利是图的佣人和俗人。其次,关于学生,如今的学生仍然被固化在应试教育模式中,还是以小学生的姿态等待教授,而缺乏对真理和知识的渴求,积极主动地去学习,这让人不禁反问这些大学生都怎么了,为什么不能像成人一样独立思考,为什么成为了寄生虫?学生的固化观念认为只要老师教,自己听然后接受就好,只要足以应付考试,不需要也没必要耗费精力去体悟思想和精神。但是这样没有思考、没有阅读(现在的人只读教科书和考试的书)的人生,却只能制造工具化的人。当然,在党政先行的大学里,为完成任务而教学老师们也比比皆是。《师说》中提到,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如今的教师只成为了授业者,没有完成传道和解惑的任务。在日复一日的规训化里,老师们大部分都在强调技能的训练和工作的落实,忘了大学生应该成为 拥有自由灵魂和独立思想的人或公民。

灵魂的唤醒——教育的智慧

雅斯贝尔认为,“所谓教育,不过是人对人的主体间灵肉交流活动(尤其是老一代对年轻一代),包括知识内容的传授、生命内涵的领悟、意志行为的规范,并通过文化传递功能,将文化遗产教给年轻一代,让他们自由地生成,并启迪其自由天性。” 早在古希腊时期,苏格拉底自喻的牛虻,既是公民自治的觉醒,又是自身教师职责的明证。教师作为智识分子的代表,正在于唤醒灵魂,做灵魂的助产士,唤醒潜存已有的记忆,是电鳗,是为引发人的省思和怀疑。而事实上鲜有教师能够做到如此。教育是人灵魂的教育,而非理性知识和认识的堆积。怀特海说:“教育的目的是灌输一种对思想的力量、思想的美感、思想的结构的深切体会。”教育作为一种教化人心灵的智慧,只有致力于精神的独立与自由,才能被称作为一种心灵品质的技艺,否则只能被降格为技术化的规训或宰制。

6.jpg

而现在的大学教育,越来越趋向世俗化和专业化、工具化,不再为培养知识分子而教育,没有发展出类似西方学者那样为学术而学术,为求知而求知的独立传统,政治道德化,学术道德化成为普遍现象,现代性的世俗化以工具理性的方式摧毁了人的内心世界和社会道德生活的完整性,失去了终极关怀。大学教育应实行通才教育,如果只专注某一特定技能的发展,只会使个人整体能力后退。只有一种全人的发展,才可能更好地服务于现今高速发展的社会。

7.jpg

大学教育应该自由化,老师和学生能自由发表言论,自由的追求知识,平等的沟通,知识的交流是才智发展,才智启发的手段,即对老师所传授知识的进行反思消化吸收,只有沟通才能碰撞出思想的火花。我国的大学教育的行政化在一定程度上也阻碍了大学教育的发展,大学的管理绝不能与行政挂钩,以免出现党化教育,知识分子不应受制于社会制度。大学应该由学者独立管理,而我国的大学管理是党委下的校长负责制。国家提出对大学进行“双一流”建设,即建设一流大学,一流专业,却造成当下中国大学的分布不平衡,在北上广经济发达的地区,教育资源也占了足够优势,造成同一区域间的失衡,教师资源的分配的失衡。

8.jpg

大学教育应该纯粹化。一个没有理想的国度里,是不可能锻造出大师的。一个没有大师的大学里,是不可能出现大家的。梅贻琦先生曾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我认为情怀和理想主义精神是大学的精神旨要,如何才能重塑理想中的大学呢?作为以教育为志业者,始终不能缺乏的当时如韦伯所言的三种基本素养,激情、责任感、恰如其分的判断力。 也包括不可或缺的如伯兰特.罗素提出的三种简单却极其强烈的情感:对爱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痛苦的难以承受的怜悯之心。 唯有坚定一种矢志不渝的情怀和对真理持之以恒的热爱才能最终走向生命的教育。噫!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